月月月月月十二∧

一个需要关怀的卑微写手。

柏林少女

5000+清水ABO
summary:陆离是一个没有办法被别人标记的Omega
时间线上有bug,请无视叭x
私设Omega不被标记就不可能受孕
考前产粮祈福
HE

「0」

    池震曾经对索菲坦白过,他早就遇到了自己命定的Omega,而且也标记了他,但是。第二天,第二天这个Omega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都找不到了。

「1」

    “不是,震哥,这哪儿能啊??”郑世杰一拍桌子,“Omega给标记了之后靠近自己的Alpha十米以内双方就得有感应的吧。”
    池震头疼,他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突跳的像机关枪,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件事忽然传到刑侦局里头来了?
    温妙玲默不作声的放了一杯温开水在他面前,“你也别太在意,刑侦局里头一年到头也没什么八卦,大家天天聊的都是案子凶手尸体,难得我从别人那儿听到点小道消息,你就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呗,你这事儿也确实挺奇的,你还记得那个Omega什么味道不?”
    池震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记忆中寡淡的橡木苔气味,然后拿起那杯水对着光观察了一阵,转过头透过透明的水杯看了看温妙玲因为折射而有些许扭曲的脸,“合着是从你这儿走的消息?”
    “……咳。”温妙玲不自在的挪了挪位置,眼神后飘,忽然就站直了从桌上抽起一份文件就走。
    池震也没回头,看这架势八成是陆离来了,他向后一仰,整个人躺在椅子上,看着踏步而来的陆离诉苦,“陆队长你看看这些人!成天不好好工作就知道关心我的情感生活,我不就是不小心丢了我标记的小Omega嘛,你看他们这不好好工作的态度该不该罚?”
    池震本以为陆离会一言不发的走开,至多赏他一个白眼,没想到他的眼神忽然变了变,狠狠地把池震的靠椅向下一按——这下池震看什么都是上下颠倒的了——然后才沉默着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2」

    “陆离是个Omega?!”池震吓得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他双眼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郑世杰,渴望从他脸上读到一星半点“我在说谎,我开玩笑的”的迹象,可惜,未果。
    “我说呢,早上反应那么大,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池震后怕的揉了揉胸口,早知道就不提这事儿了,他那话讲的好像看不起Omega似的,怕是点到陆离某个着火点了,万幸他只是把他的椅子拉倒了而已。
    也不能怪池震反应迟钝,毕竟你说说,陆离除了那张脸长得好看以外,还有哪点像个Omega??你见过Omega徒手撕门空手接白刃一脚把人踹出十米远的吗???池震一直先入为主的认为陆离是个Alpha,再不济也是个beta。
    “哎不对啊,他和他前妻不有个女儿呢吗,他前妻也是个Omega啊?”
    “那倒不是。”郑世杰神秘兮兮的停下了咬鸡蛋仔的动作,向池震靠了过来,“震哥,这事儿我告诉你了你可一定憋心里,千万别当着师哥面前问。”
    池震顿时点头如捣蒜,配合的贴了一只耳朵过来。开玩笑,这可是陆离的八卦,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
    “一诺不是师哥和吴文萱的孩子。”
    一语石破天惊。
    “……?不是,你等会儿。……哈?”池震脑子里一下子出现了各种复杂的感情纠葛,看不出来啊??
    “震哥你想哪儿去了。”鸡蛋仔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诺她是师哥亲生的,不过是师哥他和嫂……吴文萱结婚之前怀上的,当时他也和她坦白了这些,吴文萱是个beta,我不知道他俩具体怎么说的反正最后他俩还是结婚了。师哥不喜欢别人说闲话,又怕自己照顾不好一诺所以他俩离婚之后一诺才跟着吴文萱的。”
    郑世杰说完这些话,忽然感觉背后一道凉风,倍感人世沧桑,觉得连手里的鸡蛋仔都变得没味道了,他放下鸡蛋仔准备回自己位置上去,一回头,和陆离目光完美对接。
    “……”
    “……”
    结果这件事情以郑世杰被抓去档案室打工收场。

「3」

    怎么可能呢。
    池震秉着不作死就会死的精神,在例行天台谈心时又一次提起了这个话题。
    “哎陆离,你这么多年,有没有想过要去把当年标记你的Alpha找出来啊?”
    陆离没有回应,池震转过头来才发现他正目光深邃地望着他。
    池震内心颤抖:我在凝视深渊吗。
    陆离没等池震反应过来他目光里的深意就转回去望着远方的高楼,“他没标记我。”
    “?不可能啊,生理学上来说不标记就不可能受孕啊,陆离你……”
    “我说了他没有标记我,现在我和他也没有任何关系。”陆离忽然提高了声音,明明是在对池震说话他却没有转过头来。
    “好好好没关系没关系。”莫名其妙被吼了的池震怀疑了一秒自己的生理常识然后认命的服了软。
    陆离忽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眶看着都有点发红,池震还以为他又要讲出一个和他是个Omega这种事情一样劲爆的消息,没想到他转头就走。
    结果这次谈心不欢而散,池震觉得自己内心的不解简直日益膨胀。

「4」

    好奇心驱使人类不断前进,池震的好奇心驱使他在作死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董局,这话不是这么说的啊,你让我下手你好歹消息提供全了吧。陆离那家伙是个Omega啊你都不告诉我,万一要是我准备杀他的时候他放信息素我怎么搞啊!”
    好样的池震,就是这样,假装不满然后顺理成章的从老狐狸那里弄到情报。
    董令其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我是怕你知道他是个Omega会起同情心。至于信息素你倒是完全不用担心,他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Omega。他之前,在警校的时候,有次见义勇为给别人捅了一刀这事儿你知道吧。”
    池震点点头,这也是郑世杰告诉他的。
    “他那个时候伤的很重,没想到正好分化期也来了,结果体内的激素不平衡,激发了他身体的一种过分自我保护机制……我直接说结果吧,他没法主动释放信息素,至于在Alpha或者别的Omega信息素或者什么化学药剂的影响下他会不会有反应……我不清楚。”
    池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董令其敲敲桌子,补充道,“还有一点,他没法被完全标记。根据他自己的说法,他被标记之后只要陷入睡眠标记就会失效,我们后来用直接给腺体注射信息素的方法试过了,确实是这样。总而言之,他的性别应该不会对你的任务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吧?”
    池震忍着翻一个白眼的欲望应了下来,脑子里想的是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陆离明明没有被标记却能受孕了,准确的说不是没有被标记,只是标记失效了。
    难怪陆离他完全不想去把这个Alpha找出来,说不定这个Alpha根本不知道自己标记了他,要不就是明明标记了个Omega却根本找不到符合条件的人,想负责都没办法,再要不……怕就是已经给陆离灭口了。
想到这里,池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决定忘了这回事。

「5」

    诶你说,这故事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6」

    然而人类的好奇心是无止境的。
    难得安宁的几天,整个刑侦局的气氛都挺放松的,甚至连陆离周围的气团都好像温暖了一点,于是编外人员池震这天就理所当然的翘了班,一觉睡到十一点。
    这本来应该是快乐平和的一天,池震拖着他半梦半醒的魂爬起来,正觉无聊,打算上网查点资料了解一下陆离这种身体情况,但正当他把冰箱架子上第二列第四个鸡蛋打到锅里的时候,忽然福至心灵,想起了那个他踏破铁鞋无觅处的Omega。
    乖乖,这可千万,千万别叫他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池震顿时清醒了,战战兢兢的给郑世杰打了个电话,“鸡蛋仔,震哥问你个事儿,生死攸关。”
    郑世杰一听他语调严肃赶紧也打起精神来,随手抓起办公桌上一支笔就准备开始记笔记。
    “呃……”池震斟酌了一会儿,在自家客厅里转了两圈,等的郑世杰快要骂出声了才小心翼翼的开口,“你知道,陆离信息素是个什么味道吗?”
    “……哈???”

「7」

    郑世杰当然不知道陆离是个什么味道。
    池震千叮咛万嘱咐郑世杰千万别告诉陆离自己问了这个问题后才挂了电话,冷静下来想想也是,陆离刚一分化就出意外了,怕是连发 情期都没经历过。这世界上说要说除了他本人之外还有谁有机会见识他的信息素是个什么味道,怕就是那个标记了他——好吧标记过他的,不知道还现在是不是幸存的Alpha了。
    池震紧锁着眉头cos陆离在客厅里打转,一个可怕的可能性在他的脑子里渐渐清晰。
    其实仔细想想陆离和橡木苔的气味也挺配的……橡木苔给香水带来一种类似于自然的清新感,但这种成分却会导致人体严重的过敏反应,国际上的香水都对这种成分有着严格的规定。恰是像陆离,你远看他就颇有几分远世的感觉,他其实一直都在努力让世界变好,可就像吴文萱说的,和这个英雄相处可不是件容易事。
    池震越想越觉得这个推论简直无懈可击,于是他赶紧把鸡蛋从锅上抢救下来吃了压压惊。
    那能咋办啊,毕竟他也不能现在打个电话给陆离问他信息素是不是橡木苔的味儿吧,这要不是那还好,最多给陆离骂一句脏话然后被他挂个电话,要万一是,那……
    池震脑子里瞬间浮现出了陆离把他按在老石工作台上打成成品尸体的画面,到时候老石会掰掰他的脑袋看看他的手,然后摘了手套跟陆离说,“死者男,年龄在30岁左右,身高……”
    他赶紧停止了自己危险的脑内剧场,倒进沙发里强迫自己忘了这件事。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陆离是不是那个Omega这件事回头再说,等时候到了自然就有机会了。

「8」

    也许是老天闭眼,这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来的非常之快,快的池震直想骂娘。
    池震推开地下室门的一瞬间就差点被熏得背过气去,整个地下室里弥漫着一股劣质诱发剂的味道。看来有人举报这里有人在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是真的,可惜他们来晚了一步,人早走完了,只留下这一大团刺鼻而萎靡的空气在这里惹人嫌。
    池震回过神来捏紧了自己的鼻子,心里庆幸这Omega的诱发剂对Alpha没什么影响,他只是觉得呼吸有点难受而已。
    “我就说来不及了吧,还好没通知队里其他人过来。”池震捏着鼻子说话,声音多少有点奇怪,“现在怎么办陆……”
    他的后半句话硬生生给他咽了回去,这个瞬间他忽然想起了那个被他扔到角落里去的客观事实,陆离是个Omega。
    陆离此时两眼发红,整个人倚靠在墙上,他的生理本能迫使他大口呼吸,但理智告诉他这混着诱发剂的空气吸的越多情况只会越糟,于是他只好伸出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脸,他的另一只手贴在墙上,试图在光滑的墙面上找到一点能够抓住东西。
    池震赶紧把地下室的门重新关上,这次他真的由衷的庆幸陆离为了赶时间没有通知其他队友,不然陆离这幅样子可怎么办。
    “陆离?看着我,还能走吗?”池震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收获了陆离一个有些飘忽的眼刀。
    看来陆离神智还算清醒,但他既然没动,那估计移动还是有点困难。池震的理智挣扎了一秒,他就走上前把陆离抱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回了地面上把他放回车里。陆离一回到车里马上拉开了副驾驶位置的收纳盒,从里面翻出一支抑制剂就往自己手臂上扎去,这一刻他真的无比感谢自己为了防止办案时遇到特殊状态的Omega而准备的抑制剂——过了这么多年基本是beta的生活,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自己会用这玩意儿。

    陆离没喊池震上车,他也就只是靠在车边看着陆离在车里动作,刚刚抱着陆离的时候他身上弥漫出的橡木苔的香气正大大方方的和池震自己的广藿香味儿混在一起,把他们两个其实早就心知肚明的秘密毫无遮拦的讲的一清二楚。
    接下来的几天池震都把自己埋在家里,陆离也没有给他发过任何一条消息,他们默契的履行着最后的义务,然后,林校长忽然就死了。
    池震把陆离狠狠地按在墙上,陆离的眼睛里闪过一点点光,可却只是转瞬即逝,池震有那么恨,恨陆离怎么就因为吴文萱这个事情变成了这幅样子,更恨为什么和他结婚让他动容的人不是自己,他恨得说不出话,只能把陆离一个人扔在那里。
    他恨,为什么这个人不是温妙玲不是索菲甚至不是其他任何人偏偏要是他陆离,这个整天冷着脸丝毫不讨人喜欢仇人之子,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一切,他却还只是退开一步就走了呢?
    那他又能怎么办呢?看着陆离那样的表情,难道他能够有勇气骂醒他,用一个曾经标记过他的Alpha的占有欲作为理由吗?

「9」

    虽然穿梭于各式各样的人之间,生活早就把池震打磨的非常圆滑,他见过各种善良的,丑恶的,慈祥的,可怕的嘴脸;他身边永远不缺少投怀送抱的,男女都有,那其中不乏让人印象深刻的,逢场作戏的场合也不是没有,但池震始终想要找到几年前那个Omega,那个真正唯一让他心动过的人。
    在他第一次怀疑陆离可能是那个人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非就是陆离要他死,那他也认了。
    池震不怕死吗?当然怕,他怕的快死了。
    此刻他躺在地铁里,窗外的景物穿梭而过,他的思绪渐渐飘远了。

「10」

    陆离这天早上一来就看见郑世杰桌子边围了一大圈人,他皱起眉清咳了两声,那群人立刻作鸟兽群散,只剩下郑世杰和桌子上的一个小盒子大眼瞪小眼。
    “怎么回事?嫌疑人寄过来的危险品?”
    “啊?”郑世杰眨了眨眼,“不是!呃师哥,这盒子上写着说是给你的礼物,我们这不是担心是危险品嘛(虽然其实是好奇)就给拆了,结果……”
    “结果……”郑世杰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他干脆把那盒子拆开,里头静静地躺着一只香水瓶,里面的液体泛着一丝红色。
    柏林少女,陆离挑了挑眉。
    郑世杰一 时间拿不准他师哥的意思,“师哥……要不我给你处理了?”
    陆离恢复了淡漠的样子,一句话没说拿走了那支小瓶子,消失在副局长办公室里。

end

注:柏林少女的后调为广藿香+橡木苔+蜂蜜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现在的快本啊hhhh忽然糖!!
正鹅压力爆表非常暴躁喊了一句
好烦躁啊,我是翟天临
我:???

论三十万分期付款还清的可能性



- [ ] 第一次在tag下发文好紧张x
- [ ]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 [ ] 接25,3200短完,毫无逻辑


「0」

    “那要不这样吧。”陆离的脸还埋在自己手里,他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工资我照样发,另外算你100块钱帮我破一个案子,分期还清。”

「1」

    时隔一年,当池震再次踏上桦城的土地的时候,他甚至产生了些恍然的感觉。
    他有了一种类似于怀念的情绪,随即为自己人未老心先衰的行为嗤之以鼻。
    但他是有点想念这里,想念雨后茶园里的泥土气息,当然是没有尸体的那种;想念郑世杰手里吃不完的零食——尽管迄今为止他还没有抢到过;想念暴躁的陆离和他踹翻过无数次的可怜桌子。
    他有很多地方该去,他该像自己的母亲问个好,或者去给姐姐上个坟,或者光顾一下自己曾经营过的酒吧夜店咖啡馆,或者……
    他沉默,最终向自己妥协,他想见见陆离,越快越好。

「2」

    话是这么说,见陆离是需要心理准备的。不仅是那种久别重逢害怕自己丢脸落泪的心理准备,主要是要做好被陆离一手按在桌子上打进ICU的心理准备。
    于是他最后还是打定主意先去养老院看望母亲,尽管他一直有派人关照母亲,但他很久没有亲自来过了,也不曾让任何人给过母亲什么解释。一开始是没法联系,又怕母亲为自己担心,愣是一年没有和母亲有过什么接触,他生怕母亲见到他时过于激动——开个玩笑,他只是在内疚。
    “妈!我来看你来了!”他尽力扯出平常的语调来,仿佛他们只别离了几天。
    池母看了他一会儿,没说话,池震的心脏一瞬间像是要骤停了,还好,这种沉默没再延续下去。
    “你同事……小陆不是说……你被派去国外调查一个什么组织……有几年回不来了么?昨天他还来看我了。”
    池震忽的噎住了,他脑中不合时宜的回忆起自己对莉莉的奶奶说的谎,陆离终于也跟他学坏了,都会说谎了。
    “哎结果人家内部出问题了,前两天刚给一网打尽了,我这还没回警局报告呢!”池震打着哈哈快速结束了这个话题,言多必失,谁知道陆离给他编了个什么故事。“啊说到陆……小陆啊,他有经常来看你?”
    “不是你拜托人家多来看看我么?”
    嘿还直接推给我了这人,真不要脸。
    “人家多乖一孩子啊,头一天来在我门口傻站了半天,喊他进来吧,一进来就给我道歉,哪儿还气的起来啊……那么瘦瘦的一个还干这么苦的活儿,我看着都心疼。”
    你就可劲儿心疼吧,他那瘦瘦的一个一掌下来你儿子明天就变成老石的好朋友了,池震腹诽道。
    “我就想看看他有没有好好履行承诺嘛,我明儿个就亲自给他道谢去,再顺便请他吃个饭。”如果我们见面之后我还走的动路的话。
    “明天?”
    “今天当然要留下来陪您吃晚饭啦~”池震终于恢复了漂浮的语气,“让马护工休息着吧,我给买菜去!”

    怎么说,池震可能是在警局待久了,他仿佛对罪犯有什么神奇的吸引力,买个菜还能碰上扒手。
    也许是做了一段时间人民好公仆的后遗症,他在听到有人大喊捉贼的时候就自动追了上去,菜场里人多,扒手也跑不快,可他却老差那么一点儿——就是抓不住他。
    池震火急,从手边的摊子上抓起一根山药向前扔去。不偏不倚把那扒手砸的摔了一跤,他赶紧追上去把他按在地上,还顺手捡起了那根山药。
    “跑?快把东西还出来!”他拿着根山药像拿着把刀似的抵在人家脖子上,顺利帮那卖菜的大妈拿回了钱包。
    “还想走?”池震制住想要逃跑的犯人,“那个,谁帮忙打个电话报警成吗?”
    “不用了,已经来了。”
    池震心一凉,一 时间脑内刷过无数弹幕,他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正是陆离,身后还跟着郑世杰,拿着鸡蛋仔,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他原以为他们会在桦城刑侦局的大厅里,在一大群记得他或者不记得他的旧同事的见证下有一场电影一般的重逢。结果他现在左手里拎着一个土豆、一棵花椰菜还有三个西红柿——但愿它们还完整,右手握着一根铁棍山药,一根刚刚行侠仗义打倒了扒手的山药。而对面的陆离穿着一件似曾相识的皮夹克,顶着一头奔跑过程中被风吹乱的软发,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把估计还没结账的芹菜——显然已经被他捏的不能吃了,而池震此刻觉得自己就像这把芹菜一样弱小可怜又无助。
    一段不尴不尬的沉默,他们像走错了片场的小丑和爱丽丝,滑稽搞笑却又如此必然的久别重逢了。
    在菜场。

「3」

    没想到时隔一年再次踏入刑侦局居然是来录口供,池震不知该作何感想。
    不过他确实受到了所有旧同事的夹道欢迎,看来郑世杰的宣传工作做的相当到位,如果他们脸上写的都是欢迎和喜悦而不是一脸担心他被陆离打死在审讯室的话可能更好点。
    “陆队……局长,多大个事儿我们就别进审讯室说了你看成不……”池震暗戳戳的挣扎着。
    他当然是没有报什么希望的,谁知道走在前面的陆离顿了顿,没什么感情道,“行啊,那上天台吧。”然后就不再等他,径自向前走去。

    郑世杰:“你们说震哥还能活着下来不。”
    老石和老高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4」
    他原以为陆离会一上来揪着他问这一年发生了什么,结果他只是靠着栏杆就这么沉默的站着。池震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寂寞,而自己不在的这一年里,这个背影一直都这么寂寞。
    直到陆离向他伸出手的时候他才从自己乱七八糟的思绪里清醒过来。
    池震以为陆离会照着他的脸狠狠地再做点记号,结果却只是轻飘飘的一触,似乎只是想确认这个存在的真实性。于是他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却在开口之前失了言语,因为陆离的眼里正在下着一场沉默的雨,淋得他心里哪些本就欲盖弥彰的愧疚,张皇和欣喜都愈加无处遁形。
    还不等他开口,陆离把轻柔的触碰换成结实的拳头对着他的胸口猛地一击,为了防止他向后倒去又狠狠地拽住了他的衣领,像在跳一场滑稽的探戈。
    “你还知道回来。”陆离的陈述句凶的像是每个字都要被咬出血来。
    “我回来了啊!不就是稍微微晚到了那么会儿。”池震佯装痛苦的揉揉自己的胸口——平心而论陆离没怎么用力——然后又换上那种浪子的笑道,“我不还欠你三十万呢吗,这一年下来再多算你点利息呗,等复职了慢慢还你。”
    “那你工资别要了。”陆离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手,他的双手也极其配合的颤栗着,他整个人像一台嗡鸣的牢房,把所有的情绪全都关在里面。
    “那不行!我,我现在啥财产都没有,会饿死的!除非陆局长你养我啊。”池震转过身来看他,却发现陆离已经把自己整张脸都埋进了胳膊,他白色的衬衫随着风飘扬的像一支投降的白旗。
    “那要不这样吧。”陆离的脸还埋在自己手里,他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工资我照样发,另外算你100块钱帮我破一个案子,分期还清。”
    池震在心里默默算了一把,一 时间又好气又好笑,“100一个案子,你一年破50个,三十万我得还60年?先不说我什么时候退休,就跟着你这么来我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是个问题!”
    “那你就努力活到那个时候啊。”陆离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年来不在一诺身边时的第一个笑容,“不还干净的话我就是挖了你的坟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偏生能把这恶狠狠的咒怨说的像左耳边的温软情话,池震忽然很想给他一个拥抱,于是他也这样做了。
    “你今天哭的比上次好看点。”池震在他的耳边低语。
    “滚!”陆离被他近距离的呼吸打的有点懵,嘴上骂着,身体却没有去推开他。
    “别动别动,我觉得你现在需要一个拥抱,你看起来就像被妈妈打到小区门口的中学生,一边跟妈妈耍狠一边又怕她真的不要你了。”池震一本正经道,“等下你先别打我!我觉得你现在还需要点别的。”
    陆离暂停下准备亲切招呼他脸颊的手,挑着眉看他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觉得你还需要一个吻。”
    于是他吻了上去,完成了一年前没能完成的那个动作的后续。

「5」

    “……坏了我跟我妈说要去给她做晚饭。”
    “……我送你过去吧,应该还来得及。”

------------------------------------------------------------------

感谢阅读(´⌣`ʃƪ)

打滚求评论